• 2010-05-24

    消融 - []

          这些日子旧梦频频,过去没放下未解决的人和问题次第冒了出来。这两天终于想做做打扫,不想再抓着虚妄不放手。这些神经性症状一定有前世因果,自我与无我,孰与是非。

          想起虎头总是避免用“我”,自是早就认识到过于自我的冥顽强直,去掉第一人称也就去掉了第一,整句话经常要因而从新排列,说出自是另一番消融意思。这是很好玩的消解自我方法,当时常笑他把非用主语不可的句子改得啼笑皆非,他也只是含含糊糊憨笑两声。这样笑吟吟轻悄悄就消解了,可有多美好。

        柔软的时候,顺畅就来了,喜悦就来了。

        做了,就都来了。